2001年7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我光着膀子躺在床上玩宝可梦银,我妈在她的屋里看电视,窗外的大街上人头窜攒动,不时有炮竹的声响,不远处的世纪坛方向礼花的光芒时隐时现,那天北京申奥成功。

几年前辽艺版的宠物小精灵影响力还没完全散去,动不动HP和攻击力就上千上万,背面还可以撕下来当贴纸用的对战卡片在男生和女生间都很有人气,班里GB持有量创造了历史新高,放学后留下来传精灵的同学比值日的同学走得还晚。再往前一年,也是夏天,中国大陆全面禁止电子游戏的生产和销售,但这对于在青涩宝贝和模拟人生等PC游戏以及数不尽的盗版GB游戏中极度沉迷的我来说,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关注这些大人的事情。

开始玩宝可梦是99年的事儿了,出生在没有给零花钱习惯的家庭,12岁的我已经对着从同学那儿借来的GB攻略宝典里的红/绿攻略意淫了无数遍自己玩时的样子。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与其在听闻很恐怖的“千年虫”危机中等死,我决定干一票大的,以报暑假辅导班为借口找我妈要了一千块钱,然后去翠微大厦花980买了人生第一台掌机——银色的GameBoy Light。当天晚上,宝可梦绿里的妙蛙种子在我不懈的努力下,在1号道路华丽的进化成了妙蛙草……

千禧年就和后来的2012一样平安过去了,01年初在还没有完成宝可梦绿的图鉴之前,我就把卡卖给奸商换成了宝可梦银,因为根据我“多年的GB游戏经验”,新游戏刚出的时候买电池最足,存档不容易丢。在没有人意识到将会开启全民网游热潮的《石器时代》发售的那个月,表弟一家从美国回来探亲过春节,给我带回了外国的咨询,3D龙如果携带升级卡片居然可以通信进化成3D龙II,类似方式的还有王者之证,金属涂层和龙之鳞片。我头一次意识到国外居然有专门宝可梦攻略的网站,也头一次意识到满屏幕的日文我上哪儿找这些道具呢?

“玩汉化就行了呗”,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朋友们可能会有疑问。的确,虽然我刚开始玩儿的时候还没什么汉化,但是后来宝可梦就再也不缺中文了。翻译成“口袋精灵”或者“怪兽”的香港D商汉化在现在看来,可以算是宝可梦游戏中文化的第一代推手,在“阿金”听了“精灵”一遍又一遍“哭”之后,野生的“肥大”“跳出来”,然后是“奇奇兽”和“古拉怪”开始了陆地与海洋的争夺。初三时班里有一部分同学玩的是D商汉化,但联机过来却是乱码。名字和辽艺版耳熟能详的名字完全不同,但是咱们玩家不在意啊,“口袋妖怪”、“神奇宝贝”、“宠物小精灵”三足鼎立的兵荒马乱时期不也这么过来了么,不管是“皮卡丘”还是“贝加超”我们都照单全收。
我曾经看着同学的GB屏幕嘲笑“肥大”的名字,不想它却变成可以代表那个时代我最喜欢的黑话

01年发售的GBA在登场之前就已经被泄露了硬件代码,让GBA游戏的破解和汉化得以快速展开,大大小小的汉化组如雨后春笋,这也使得宝可梦的中文化进入了汉化组时代。可以说,从红宝石/蓝宝石时代开始一直到NDS平台,咱们中国玩家就没再缺过高质量的中文宝可梦游戏,从yyjoy到ACG和口袋群星SP,这些不求回报的先驱们为了让中文玩家可以跨越语言的壁垒,在没有官方翻译的地区完成了一作又一作汉化游戏,连救助队和信长野望都没有落下,这些盛况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是从未出现的。

而近几年入坑的新朋友们可能会发现,从3DS时代开始就再也没有任何老牌汉化组开展宝可梦的项目了。最初是3DS的加密方式让破解一度进展缓慢,自13年以后3DS汉化成了可能,但汉化组却陆续收到了来自官方的律师函,各大网站也被勒令删除之前所有的宝可梦汉化资源,这一系列举措让大家众说纷纭,但还记得2000年的那一道禁令吗?多年来,PS2以“电脑娱乐系统”的名义在大陆发售两年后撤出中国,任天堂挂着神游的马甲推出的"三位互动系统",“多媒体互动系统”和“双屏多媒体互动系统”(说人话就是神游机,GBA、DS和3DS)销量也十分尴尬,再这样的政策和大环境下大家有梦也不敢想啊。

说到神游,自从02年以来,它做了太多不为人知的努力,却最后都付之东流,承受了许多玩家的骂名:翻译马力欧、森喜刚、宝可梦被骂,买了GBA/DS/3DS没有中文游戏被骂,Wii和WiiU没有国行被骂,3DS锁区没有eshop也被骂。实际上,神游在进行了诸如《黄金太阳》、《火纹战机》等游戏的本土化后,这些项目由于种种原因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直到官方VC的今天依然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这些年来,神游一直作为幕后工作者,通过曲线救国的方式努力改善港版中文游戏环境,为的就是今晚和未来无数个和今晚一样的狂欢。
当年神游本土化的许多Wii游戏因为主机的审核失败而最终全部流产,能在市面上发售的神游游戏用手脚都数得过来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些项目最后没有一个成功上市
“精灵宝可梦”在08年被神游定下来7年后开始被正式使用。图中的“中国大陆地区”还是保守了一点

宝可梦中文化这个梦想一直在中文宝可梦圈中传承着,无论是在野、退隐、或被神游招安的汉化组成员,还是中文化情愿的组织者、参与者,亦或是一些在暗中推进中文化的神秘人员们,当然还有各位宝可梦的玩家们,和关注着宝可梦中文化的屏幕前的你,每个人都期盼着却又不敢相信今晚的到来。20年了,宝可梦在全球风靡,而第一批中国宝可梦玩家们却在“Mega”和“百万”,在“关都”和“关东”,在“口袋妖怪”和“精灵宝可梦”的抉择中不知不觉已为人父母。
20年了,当年上小学的孩子现在也已经是奔三的人了,多少人曾朝思暮想的愿望终于在今晚实现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个最坏的时代”,我庆幸出生在这个时代,这个电子游戏蓬勃发展的时代,这个大陆地区因为一纸禁令而失落14年的时代,这个可以亲眼目睹宝可梦7+2的时代,这个我们可以创造历史的时代。我们正在创造历史,我们正在改变世界。

请各位务必购买港版,如果实在条件不允许,请务必选择【简体中文】进行游戏,因为我们的一个决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多年以后,你是否还会记得这个华语宝可梦圈为之不眠的夜晚吗?我一定会。

via www.g-cores.com 平底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