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七月的时候朱奶奶来家里,会不习惯会别扭,我工作4年朱奶奶在身边4年,像妈妈一样照顾着我和奶奶,那一份感激实在无以言表。今天奶奶回上海了,好像,好像感觉少了一个家人。

又只剩下我和奶奶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生活...就像很多年前我妈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下好像少了能在家等你回来的人一样。下班不会再有灯留着,进门不会再有人说我炒了鱼香肉丝,洗洗手过来吃。早上起来出门上班不会有人送到门口说多注意安全。也不会有人给女朋友说多体谅我们家贝贝。

我实在忍不住眼泪了,也不必忍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