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nk

我有在反省 所以后悔了

命运化妆师:把我珍爱的你刻在身体上

Reprint 1 评

你长大了,学会不说话了

阳台上的场景:敏秀试图抚开陈庭紧紧攥住的拳头,陈庭静默中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在忧伤的钢琴曲里,陈庭留下了那蓄势已久的泪水,然后说:“你长大了,学会不说话了。”

每个人都在变,或你,或我,或世事无常。两人相爱是秉着同样的信仰走一段路,其间有人遗失了,有人放弃了,你该往哪里找回她。共同的信仰、远方的目标,你还在渴望这些时,对方早已投向别处。看过《亚历山大》无数遍,每次看到赫菲斯提安病死的场景仍会泪流满面。亚历山大像个孩子,站在窗前背对他,诉说着他的理想,仍是那样的炙热、迫切,回头看,赫菲斯提安微笑着,死在亚历山大美好的理想里。所有人弃亚历山大而去,唯有他,现在他也撒手人寰。还有一个场景,亚历山大娶了一个蛮人姑娘,大喜之日赫菲斯提安来到亚历山大面前,忧伤的眼神、流泪的双眼,还有眷恋不舍又复杂的神情,任谁看了都心碎。

记忆中的模样最美·阳光下的回忆

有时,我常想永远到底有多远。爱一个人,总要加一个期限,一万年似乎保险一些。可没有不变质的爱情,毋宁说出轨、背叛这些字眼,两人厮守终生,爱情当初的模样到最后剩下的也是亲情居多。所谓的永远,唯有定格而已。

敏秀和陈庭手臂上的刺青,两人靠在一起的相片,它们是永远,因为确实留住了当初最美的模样。印象很深刻的是那句“世界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它在天空中划出那么美丽的彩虹,却要瞬间让她消失”,这是敏秀说的,然后她俩便去刺青,留住了彩虹最美的模样。

其实片中有很多这样的隐喻。作为大体化妆师的吴敏秀常说的一句话“尽力还原你记忆中她最美的样子”,聂城夫反问:“你怎么知道我记忆中她最美的样子?”如果你回忆过往,你最深爱的恋人浮现在你面前是何面目呢?许是令你心潮不平的秀气侧面,或心仪已久还不曾表白内心时她站在你家楼下等你说些什么的表情。

我想,敏秀回忆里陈庭最美的模样,应该是在那个阳光田园里。两人卧躺在布单上,陈庭把头侧过另一面,说:“我俩怎么生小孩啊!你真的好天真哎。”然后她侧过身来注视着敏秀,那模样应该是深深地烙在了对方的心里。其实电影本身便是现实和回忆两重天,现实画面是暗灰的冷色调,回忆却是阳光充足的暖色调。阳光和暖是敏秀对陈庭回忆的主题。想起她,心里是充满阳光的,温暖的。有个人能温暖你,即使多年后想起她说的话也会让你莞尔一笑,继而暖心的温波荡漾在心间,难道这也不能证明你爱上了她吗?

爱一个人,无永远可言,只好记住她在你记忆里最美的模样,或把她刻在身体上,把珍爱的她刻在身体上。

(转自博客巴士,原文地址:http://pindao.blogbus.com/shenghuo/2011101918261.html)

论广阔大海的包容和人的包容
发表评论
撰写评论
    1. I've recently started a web site, the info you offer on this website has helped me tremendously. Thanks for all of your time &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