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缺陷的我到底何去何从

近一年的时间在独立博客圈遇到了两个人。 第一个是大学毕业生孙华,第二个是英语老师黄云英阿姨。他们无一例外的在教育和劝导我,我自己说我希望拥有一位导师来引导我,很高兴有人陪伴在虚拟世界里的真实的我。怎么说呢我是一个自小就懦弱到无边无际的人,很遗憾的是至今为止也没能改变多少,在此的基础上我还无法控制自己嫉妒(仅存在于感情方面),我不能忍受自己身边的人与人分享...很奇怪的思想,但是我确实就是这样一个“变态”,我看中的朋友情人,我绝对性质的不能容许对方有半点背叛和疏离我任何一点。与此相关的发生了...

孙华致我的一封信

知道你不开心,我飞奔而来,这话或有些暧昧;不过请你放心,我的取向没问题。 在独立博客圈中,我对你格外关心,虽然在一个相对不真实的环境里这并不易表达。我曾说过:愿用10年独立博客换来十个朋友——真正的朋友。虽与你素未谋面,但从心底,我以将你当作了半个朋友。抱歉只是半个,这“半”字,或与你无关,亦不全由我。只是,我还未习惯与这种相对虚拟的交流环境。 我对你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多是大方向上的:关乎性格,关于生命。甚至可能是你身边的人所没能了解、没能理解的......但是这与相处而不相知一般无异,...

拖着伤痕累累的自己依旧在坚持

有时假装坚强的久了,内心也就真的强大了。而这个过程也就真的让所有的事情变得面目全非。有的时候明明是痛苦的东西却像甜点一样诱惑着我。也许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放下而使自己变得想要占有看上的任何东西。我现在已经痛苦的不能正常生活了,却还是继续折磨着自己,没有意义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在坚持我受到凌迟?我自己完全完全的不明白我在干什么。主观真的很会犯错,自己的感觉好像看似很准,却总是欺骗自己,心里总会浮现出“我觉得...”而这之后的东西却理所当然的变成了“我错了...”。是要求太高了吧,好失落啊。到底该怎么...

奶奶80大寿我的发言稿—奶奶健康长寿哦!

今天是奶奶的80大寿寿宴。对我来说站在这里说话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与这个陪伴我成长至今的亲人,我义不容辞的决定要在大家面前祝福他老人家。在座的每一位都知道到奶奶是一个快乐的,开明的,善良的老人,无数的人喜欢奶奶因为是因为奶奶独特的个人魅力,对于我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父母,更加不是自己,是奶奶,是这个照顾我生活,教育我做人的老人。其实我总在想,在我成长的这二十年中有很多的遗憾,不论是自己胆怯所失去的机会还是生活中所犯的每一次错误,所有的情感都可以弥补,所有的过错都可以修正,唯独无法弥补和...

亲爱的我们如此相像,却又流失的如此之快。

宝贝闫妍生日快乐我们在这里熟知对方,我们在这里了解对方,我们在这里仇恨对方,我们在这里原谅对方。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是在班里的那一个微笑使我无法自拔。我不曾想象在大学中可以遇到彼此,那些朋友们使我感到开心难忘快乐,但是如此相像的两个人遇到一起还真是一场奇遇。当我看到这一切,我想到的是辛福是快乐,没有灾难,没有过节,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我们从未正面的吵过架,但是友谊却在渐渐瓦解,我们不能说是谁的错,因为我是那么爱你,这样的一个朋友谁又舍得放手?却又是不经意的人,不经意的事情,不经意的伤...

又是一次暂别的永别

在我这个年龄,每一段时间的不见,再见面的时候都感觉如隔三秋,不单单是想念,改变的东西也太多太多了。 上了大学后每次都重复着那些离别的故事,从学校离开回到家中,从妈妈身边离开回到学校,在路途中辗转反侧,在思维的转换中好像无意间也在转换着不同的角色,面对着不同的人。我到底是什么,再当转换场景的时候我便有了自己的答案。我不想再离开了,我不想再改变了,我也不想再被放弃了。 要再一次离开家了,依旧没有改变的任是奶奶等待的心,和盼望的脸庞,我再怎样的改变,我在走向多远的路途,那个跟随着我,保佑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