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着伤痕累累的自己依旧在坚持

有时假装坚强的久了,内心也就真的强大了。而这个过程也就真的让所有的事情变得面目全非。有的时候明明是痛苦的东西却像甜点一样诱惑着我。也许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放下而使自己变得想要占有看上的任何东西。我现在已经痛苦的不能正常生活了,却还是继续折磨着自己,没有意义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在坚持我受到凌迟?我自己完全完全的不明白我在干什么。主观真的很会犯错,自己的感觉好像看似很准,却总是欺骗自己,心里总会浮现出“我觉得...”而这之后的东西却理所当然的变成了“我错了...”。是要求太高了吧,好失落啊。到底该怎么...

我作为普通的患者给医院的一封信

尊敬的巴州人民医院 预防保健科医生 您好: 非常抱歉我没能了解到您的名字,所以也许我需要非常不尊敬的称呼您医生,希望您谅解。因为医生这个名词在人民的眼里也许不再那么崇高无上! 也许您还可以记得我,就是那个一再烦您,敲开您诊疗室门的那位不知好歹的孩子,或者患者,您是这样看待的,当然我也是这样看待的“您是我的医生”。其实11年7月29号这天是我自己第一次去医院进行治疗,对于像我这样的孩子,不懂事,比较陌生医院的环境其实按道理说是可以被原谅的吧。我非常理解您,您日复一日的为我们美丽的库尔勒人民...

我愿捧着一颗赤忱的心与你们一路同行

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真诚的待人,不抱有私心没有人可以完全做到,但是用心的想与周围的每一个人处理好关系是可以做到的,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标准和度,也真的很不好处理这之间的关系,每一个人的脾气喜好不同,想要同时处理这些便不得不努力的去巴结每一个人。不知道要做好这些需不需要容忍,你对别人的好好像总是不太容易被记住,对方记住的只有你的错误,当然我自己好像也是这样,当对别人的好,对方渐渐成为习惯之后,好像这些事情就变成了义务,然而完全不是什么我所要必须付出的那是我自愿的在想保持关系的前提下所作出的举动...

爱渐渐离开—朋友总分分合合

慢慢的自己融入了大学生活,或者说大学生活融入了自己。看着周围过往的人,无论是挂着怎样的表情,面具下面的不过是一张张空间世界的脸庞。身边的人如此的温暖可爱,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们是如此的了解我照顾我。身边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离开,在选择,在改变,在放弃...如此的来来往往,反反复复,我们的友情变得总是很脆弱,总是懂得或者不愿意放弃一些东西,认为那是自己的来的,然而最终在某些压力下,不得不放手使自己长大,学会很多东西。大学的朋友男生偏多这和我以往的样子并不一样,我不知道是我缺少什么,还是他们缺少...

开篇文章—需要改变的其实是我.

我确实真的应该重新审视自己了,如果说我还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有人会相信吗?我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走错的呢?如果当朋友,当了解自己的朋友都开始嫌弃我的时候,我该用什么眼光去看待自己?问题远比我想象的严重。当我听到“伪娘”这个词语都会用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真的不悲哀了,而是绝望。我什么时候开始害怕自己的性格会影响到我的形象的呢?这一切开始变的我始料未及,也变的我无法收场,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愿不降临到这个世界,我不止一次的想要选择离开人世,并不是我想不开,而是这个世界好像并不想收纳我,即使我只是空白,...